(1)  一剧两星带来什么


侯鸿亮(制片人):2014年底经历了最惨烈的档期之争,我有两部戏,都是投资过亿,一个是《北平无战事》,一个是《老农民》,争夺档期的时候,每天心都提着,状态特别不好。一剧两星开始实施,我没有感觉有特别大的变化,对于精品电视剧来讲,四星和两星的市场空间是差不多的。对于正常投资的电视剧,就需要大家慎重。再不像以前我们拍什么都可以,只要差不多,都能通过电视台把成本消化了。现在的变化只是开始,需要制作方包括我们平台都来思考、面对。为什么现在很多网络小说、网络IP这么热门,版权价格成倍增长?两星消化不了成本的时候,选择网络比较热衷的题材,加上视频网站就可以消化。


现在,大家的审美差距太大了。什么样的戏都可以播,光影也不讲究了,美术也不讲究了,服装、造型都不讲究了,就会让大家看低我们这个行业,最有价值的观众会流失。我最开心的就是,《北平无战事》吸引了一批之前不看电视的人回到了电视屏幕。一部精品电视剧,是对我们这个行业有助力的。如果有更多的精品呈现,电视剧会留住那些最有购买能力的、最有价值的观众。


李少红(导演):去年开始,互联网进入我们的视野当中。网剧可能会把我们整个行业的游戏规则都改变。我们看到的只是虚高的对于IP的采购,好像非常热门,但是实际上他是有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,在储备一些力量。现在不光是买IP,网剧的制作水准也是完全按照电视剧的水准。很有可能以后,网剧是第一播出平台,然后跟电视剧分享第二播出平台。对电视台来讲,以前没有竞争对象,以后就会有竞争对象了。整个电视剧市场格局会产生很大的变化。


芶鹏(制作人):要做好精品,就是要他买变成他要买,要他给高价变成他要给高价。做精品,首先就是思想精深、制作精良;第二个就是有针对性地做精品。针对什么呢?针对市场。市场就是需要。国家有需要,民族有需要,观众有需要,他们有需要,就是我们的市场。还有一点,就是静下心来做精品。一定要静下心来,认认真真地才能做好精品。


李星文(剧评人):一剧两星之后,二轮剧播放有所增加。原先一部剧的价格由四个卫视承担,现在由两个承担,一些二三线的购买力有限,没法竞争优质大剧,要里子不要面子,播一些二轮剧。这些二轮剧一般都是首轮成绩好、大家关注的,真正的好剧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,总是能抵达它的受众,原先通过一剧四星形式一次就抵达了,现在通过二轮、三轮、1.5轮,几轮下来也能抵达。


一剧两星之后,各家卫视收视率两极分化的现象比较严重,具体说来,央视、湖南卫视的收视优势更加巩固,而原先一些可以跟它一较短长的卫视有所下滑。对优势平台来说,收视不能破2,可能就算失败了,但对大多数平台,收视破1就算成功了。


第三个现象,原先看收视排行榜,前10名只有4、5部剧,一个强剧可能占3、4个位置,但是现在看收视榜,至少有7、8部上榜。参与竞争的剧目增加了以后,如果你没有特色,收视率就上不来。湖南卫视为什么一上来就很适应两星时代?因为它在四星时代就是特色最明显的一个平台。像山东卫视是草莽英雄台,也还是比较适应的。像东方卫视的精致都市生活路线,北京的恢弘大气路线,发挥好也是没有问题的。


(2)  强IP不能决定一切


蔡艺侬(制作人):从2011年《甄嬛传》《步步惊心》之后,大家就非常看重流行度,关注网络小说。想买一些优秀的网络作品非常难,有些公司网络出来一个排行榜,就把头10位最具点击量的小说全部买了,买回来再慢慢看。还有很多公司储备了很多网络小说的版权,也找我们谈合作。现在网络小说、流行IP的价格过于高了。如果大家都是一窝蜂的抢IP,变成人人手上都有强IP,你最后怎么判断?最后还是要回归到作品本身,还是要看电视剧本身的力量。大家沉醉于买强IP网络小说的同时,其实还是应该多鼓励原创。你只要能掌握市场的流行度,你是可以自己创造IP的。




陈伟明(投资人):IP首先要接地气。再好的IP,不管是网络IP还是根据古今中外的名著改编的IP,都要跟当下受众群体的欣赏习惯、爱好吻合。多屏化以后,电视观众也越来越年轻化了。我们的新剧用了一个融资的新方法:众筹。这次拿了1千万小试牛刀,没想到5天内全部卖掉。我们做众筹,不是因为我们缺钱,是想通过这个众筹的方式,吸引更多的看电视剧的人参与这个活动。众筹1千万的数额不是很大,但是每个人给1万,1千多人,影响的家庭也是非常可观的,这样他参与这个戏的投入,会觉得自己是个投资人,更多来关心这个剧。


朱向阳(视频从业者):市场中不管是买内容、看模式还是讨论内容的产出,最大的问题不是IP是否原创,是大还是小,是眼前还是长久的问题,而是我们没有办法给一个好的内容产生最大的价值。视频网站这一块,一个非常好的内容,无论用多大的成本买来,还是非常大的成本精心打造出来,现在都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这个内容的变现程度非常有限。如果一个好的内容,不能给这个平台带来非常大的内容回报,当它经历了跑马圈地,已经在市场上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的时候,好的内容项目本身入不敷出的话,对任何内容都是不利的。


我们自己检讨,因为产出模式非常单一。一个平台如果完全靠广告进行内容产出,对整个内容价值体现非常有限。而且B2B的模式,对整个公司的商业形态来讲,是非常不可靠的,把好的内容产出完全定在广告收入模式上,这是非常大的风险。获得IP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,最重要还是运营。网络自制内容中自我认知的误区,认为应该就是无节操、无底线或者怎样的,无论从业人员还是创作人员,首先自己要消除这个误区。在这个基础上,真正做我们自有品牌的内容。


刘江(导演):在市场环境下,影视趋利也是正常的。但它毕竟还是一个文化产品。文化产品要尊重创作规律。一个好的IP成为一个好的作品,必须得经过一个孵化的过程,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调试,就把它变成另外一个东西。有些公司买了IP放库里都忘了,有一天发现快过期了,就赶快拍,剧本都没有,一忽悠就卖出去了。这种急功近利是一个毒瘤,会对行业产生危害。


(3) 网台融合正在发生




张强(电影人):视频网络完全有实力自制高品质剧。电视台买不买,关键看品质好不好。如果有很好的品质、巨大影响力,不可能不买。即使一线卫视不买,二线卫视一定会抢着买。视频网络每年烧在内容方面的钱起码几个亿,拿一两个亿拿出来做网络剧,完全没有问题。大家都知道,做电视剧越来越难,太难了,风险太大。卖片不容易卖出去,卖出去以后收不到钱,拖很长时间,演员还出这个事那个事,也有风险。


我到阿里以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电商可能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梦想,就是未来电视台可以播出电视剧,又可以让大家买东西。这个东西,本质上就是把电视购物跟电视剧场结合起来了。从理论上讲,完全具备可行性。电商对交易可以实现100%绝对控制,钱跑不掉。这样对电视剧是一种新的增量收入,不影响传统客户。传统客户比如说海尔彩电,在上海台做广告,不光可以帮你打广告,还可以帮你卖东西,合理分配销售利润,海尔一定非常欢迎。对电视台来讲,没有任何冲突。对电商来讲,一周之内就分账,非常清楚,绝对不欠账。电商客户对这种事非常感兴趣,天猫上的大客户年产值都是几十亿,这是一个美梦,要试一试。最难的事,电商必须是定制剧,必须定点播出,如果里边的演员穿夏天衣服,冬天播出,东西肯定卖不出去,必须跟电商进行深度沟通。收视率要解决好,不然就是一个白日梦。过去传统剧走的是明星路线,把明星炒得越来越贵。但是我们做定制剧的话,下最大的工夫研究观众,最大限度满足观众用户体验。如果能做成,以后我们做电视剧就会变得更容易。


像《何以笙箫默》这个剧,是在剧拍完以后,才介入电商。这个不行。必须做非常深度的结合,从剧本的策划就要开始,深度植入,跟电商完整沟通,还有整体营销,是系统工程。我们只有把这个系统工程做透了,才有这种可能性。


陈思劼(制作人):一剧四星的时候,主要矛盾不是网台矛盾,是台台矛盾,台和台之间无法联动,何况网台?今年1月份开始一剧两星以后,大部分电视台开始独播了。这为接下来的网台联动奠定了一些基础。 第一个问题,我们电视台或者网络,怎么预先预定一部剧?是预定,不是等拍完了再购买。预定既包括了我要这个内容,也包括了我在什么时候播出,因为这样才能有很多营销上的植入。第二个,经营模式有没有可能发生变化?现在的问题是,如果一个台买一部剧,再加一个网,完全用传统模式的话,是撑不起一个大制作的,费用承担不起。


马东(视频从业者):《来自星星的你》获得非常好的收视效果,盈利核心是边拍边播,如果不实现边拍边播,后面取得的商业成功无从谈起。我们今天电视剧的生产模式做不到这一点,网剧有没有可能在这个方向上实现突破?在美国,大家一直很重视这个词:更新季。更新季就意味着过去的播出效果是满意的,带来的商业回报我是可以依赖的。更多更新季出现,才是这个IP逐渐成熟、IP值逐渐提高。


视频是一个非常“苦”的行业,是由行业集中度不高决定的,尤其各家现在资金充足,谁也不肯退出这个市场,奠定了收益不高的格局。但是我们应该动态看这件事,就是看我们的增长率。电视广告市场盘子在若干年之内的增长,是什么样的?而视频网站的收入增长,还处在高斜率状态下,至少既然全行业处在投入期,我们还是应该坚定的投入,保持这个增长斜率,总有一天是算得过来账的。我是这么理解的,就是要更加动态、更加纵向地看这个发展趋势。向阳总说B2B的模式很苦,什么时候转成B2C,这不是单一平台努力的结果,而是整个市场互动、变化的结果,是行业的从业者共同研究的结果。谁也不会比谁落后5分钟,市场成熟才是视频网站的未来。


网络剧这个概念才出现两三年,起步的时候,在探寻规律阶段,大家肯定要把筹码压在不同的题材、不同的剧集、不同的团队上。这是正常的。成功概率小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明年网络剧数目会减少,投资不会降低,甚至会增加。就是前面我说的更新季的概念。如果一个品牌被我们连续两三季推着能符合客户的期待,给合理的回报,我们可能会加大投入,增加这个IP的价值。比如爱奇艺2014年初推出的《废柴兄弟》,今年我们可能会连续推出第三、第四季。我们自己拥有IP知识产权的,会加大投入。


尹鸿(学者):今天来听这三个论坛,感触非常深。一个,是我们整个电视剧行业深感各种各样危机,第二个,以前没有过这么多的互联网行业的管理者、运营者、创作者能参加到电视剧行业的讨论中来。电视剧行业在一个新的媒体环境之下,正在发生一次必然要出现的裂变。我不认为电视行业因为互联网的出现会衰退。而且今天讨论下来的结果,我觉得它们实际是互相依存、互相融合。而且现在很多问题,恰恰在于体制、环境上的原因,导致我们产业融合之间其实是有一定的门槛或者障碍的。视频网站本来处在一个盈利拐点,可是我们的政策一调整,使得它盈利拐点变得遥远了。反过来从利好角度讲,可能促使了它跟我们传统行业之间的更多的融合。相信这个台网深度融合,一定会为中国电视剧行业带来一些新的变化。


两会热议圈内屡轰:收视率已被污染!
谴责收视率无益于解决电视剧庸俗化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多屏格局下的电视剧生死劫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